文章
  • 文章
搜索
首页 >> 校园动态 >>作文 >> 土气的外婆
详细内容

土气的外婆

时间:2021-02-19


土气的外婆

       我有一个土气的外婆,比闰土还土。

外婆身材高挑匀称,是个“衣架子”,可她从来不爱打扮,一件衣服穿好几年。多年前,她的同事说她的衣服是外国货,是土耳其的。年少的妈妈信以为真,回到家还郑重其事的问:“妈,你哪件衣服是土耳其的啊?”每次说到这儿,外婆就忍不住哈哈大笑,额头上的银丝遮不住她发亮的眼睛。

     搬进城里30年,泥土对外婆仍然有着一种别样的诱惑。得空的时候,外婆就在院子里打理花草树木。每当看到它们茁壮成长,外婆布满皱纹的脸就会漾起一丝丝笑意。春天,无花果树上结了果子,外婆就小心看护起来,果子刚红,还不怕麻烦的用塑料网把果子一个一个套起来:“不能让它们被馋嘴的鸟儿偷吃掉,这可是我家外孙女喜欢吃的呢!”外婆边干边跟邻居家的奶奶叨咕着,“哟,葡萄开花了,我的给它施点肥。这也是外孙女爱吃的。”外婆在院子里忙碌着,全然想不起自己纤长的手上又多了多少沧桑。

     而每次下乡,她都要在地里忙活半天,种山芋、搭瓜架、点黄豆……春天的时候,她还屋前屋后地找野菜。每每这时,妈妈就拉长了脸,拽住外婆的手说:“菜场上都有得卖,也不几块钱。你看看,掐的手上全是汁,洗都洗不掉!”外婆只是憨憨笑笑:“汁就汁嘞!自己掐的嫩哎!”摘回来的野菜一般都被外婆凉拌或者清炒,菜式虽然简单,却留住了野菜的本味:微微发苦有的还有点涩。我喜欢这种味道,每次都吃得津津有味,这大概就是泥土的芳香吧。

     时代在迅速的发展,外婆却固守着那些老风俗、老传统。外婆说,生日早上要吃汤圆。她怕忘了,还早早在日历上把家里人过生日的日期都圈起来。家里人生日的前一天,外婆就会拿出上好的面,舀出几勺放入盆中,加入热水调和,用手使劲地揉按,直到揉成一个光滑的大面团。再在面板上把面团搓成长条,摘成大小一致的剂子。这时外婆在我眼中,仿佛化身为一个神奇的魔术师,剂子在她手中一会儿变圆,一会儿变扁,一会儿又变圆。在短短的一瞬间,一个普通的面团就变成了腹有馅心的汤圆。外婆会根据每个人的口味准备不同的馅心:圆的是青菜馅的、寿桃状的是猪肉馅的、椭圆形的是芝麻糖的。外婆包好了汤圆,会用盘子装好,用湿毛巾小心地盖在汤圆上,防止汤圆表面干裂。第二天一早,热腾腾的汤圆端上了桌,我急不可耐的准备咬上一大口,外婆一见,急了:乖孙女,先吃下面的,下面的不烫!

     有时,外婆的老土话经常把我说得无言以对,而那声音在我耳里是那样的甜蜜,有时,外婆的土气打扮经常把我看得一楞一楞的,但那亲切温情的样子却让我难以忘记。我迷恋这样的乡音,喜欢这样土气的外婆。


上一篇从容下一篇我与她

13936258005

www.libaiyuwen.com

哈尔滨市南岗区通达街4号

(与汉广街交口南行50米)